昨天,巴黎成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头条,却不是因为什么好事。三个人闯入漫画杂志Charlie Hebdo位于巴黎11区的总部,拿出自动武器射杀12人,另有多人受伤。原因是此杂志曾多次用漫画取笑先知默罕默德。

原本电视里看着热闹的恐怖袭击一下闯进现实生活里来了,于是赶紧嘱咐领导别带娃到处转悠,尽量窝在家里。我自己倒没啥危险,因为整天就在家和公司这几百米范围内活动,离巴黎还远着呢。

今天袭击者身份被公开,两名仍在逃的主犯都是阿尔及利亚人。不禁感叹,这都是法国人自己酿成的苦酒,现在死伤20几人,又全国哀悼,又集会游行的,何必呢?有这功夫,好好修改一下那引狼入室的移民法案,比啥都管用。

说来这阿尔及利亚,绝对是个不亚于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大本营,它近几十年的历史充斥着几乎不间断的内战,党派、教派之间的屠杀,还有军政府独裁等等,不一而足。以前拉登闹腾最凶的时候曾有揭露说基地在阿尔及利亚有不少训练营。

这么一个国家,理当被贴上"流氓国家"的标签,大家都躲得远远的才对。唯独法国是个例外,就因为阿国是历史悠久的法国殖民地,法国对阿尔及利亚人的移民政策宽松得不像话。就十年长居来说,一个非阿尔及利亚外国人,要获得十年居留,要满足很多条件:最少在法国住满3年,至少需要交纳一定数额的税款,要有稳定的工作,不低的工资,等等。而对阿尔及利亚人,就两条:有至少一年的合法居留和在法国连续居住3年。就连这后一条都是不久前加上去的,以前只要第一条就够了。除阿国以外,法国对其他好几个北非穆斯林国家都有或多或少的简化移民政策。

相比之下,我得到这个十年居留可比阿国恐怖分子困难多了:04年学校交换项目入境,07年拿到法国排名前五学校的学位,07年开始工作,年年交税,连病都不生(不消耗社保资源),骡子一样为法国企业创造财富,10年买房,交给政府上万欧元的公证费,每月为银行奉上近千欧元的利息。。。就这样,我12、13年两次申请十年居留全都被拒,直耗到14年才发给我。

再看看恐怖分子同志获得长居的过程:划着个木筏子横穿地中海,偷渡入境,利用阿国弄来的、已经死去多年还在每月收到法国补助的"前辈"的身份,谎称自己是其子孙,拿个任何种类的临时居留,然后就悠哉游哉混日子。反正没收入,理直气壮去社保要补助,不太奢侈的话,吃穿就不愁了。如果勤快点,站在街边卖几包假烟捞点外块。再勇敢点,带几个兄弟上街抢几台iphone卖卖,还能发个小财。只要一年时间,材料上做个假,弄出居住三年的证明,就差不多能拿到十年长居了。。。

这样的移民制度,对那些有知识、能创造财富的优质移民百般刁难;却对百无一用并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的劣质移民大开绿灯。这些劣质移民融入以后,即便本身不是什么坏人,他们的后代也很容易因为继承父辈的不学无术和政治、宗教偏见而慢慢走上邪路。这次枪击案的三个案犯年纪都很小(其中一个只有18岁),很可能都是第二代移民,这就是明证!

逝者已矣。可悲的是,他们的死也许并不能改变愚蠢的法国政客对阿国、乃至所有北非穆斯林国家泛滥的同情心。法国的穆斯林化已经很难避免,只希望当法国正式被称为穆斯林国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里了。

愿安拉保佑法国。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